学子论文:中西新闻传播的文化差异比较
来源:http://www.jrsyrhzl.com 责任编辑:w66利来国际 更新日期:2019-04-11 19:15

  新闻传播作为一种文化传播现象之一,承载着传达信息,引导舆论,传播文化,促进社会进步等的功能。由于历史地域和文化传统等因素,中国和西方国家在新闻传播的理念和功能方面有着不同的意见。

  从近代开始,中国就以政党报纸为主,新闻传媒作为党执政的重要工具之一,新闻事业也作为阶级斗争的工具,因而也派生了新闻报道功能的“喉舌论”,报纸作为党的耳目喉舌,在政治宣传和意见表达中起到重要的传达作用。在今天,新闻传媒作为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舆论工具,在构建和谐社会中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,我们倡导新闻传媒应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、积极引领公众舆论,努力在构建和谐社会中发挥重要作用。

  西方的新闻媒体是在激烈的商品经济竞争中产生的,是为商品经济发展服务的信息媒介,因而是一种相对独立的经济实体。传递情报、交流信息、获得广告、赚取利润成为其最初的重要功能和任务。而在现代西方社会中,新闻传播既有文化传播、环境监视、社会调节、娱乐共享的作用,又在参与社会制度的变革、社会组织的构成、社会经济的运行等方面,发挥着独特的社会功能。西方学者曾形象地将大众传播对社会有机体的调节作用比喻为“社会的排气阀”。但从根本上说,西方新闻媒体是维护资本主义制度,维护资产阶级生活方式与价值观念的工具,由于其追逐利润的本能,为吸引更多受众,它必须不断改革报道方式和传播手段,适应受众不断变化的口味与兴趣。

  新闻报道是大众传播者利用大众传播媒介,通过对新闻事实的选择和加工,向受众传播信息的一种活动。中西新闻传播报道理念的分歧在于新闻报道的观念不同,新闻报道观念是人们关于新闻报道的一系列看法、观点的累积和整理,是对新闻事实的选择和加工之后的价值取向和思维定式。中西方都强调在新闻报道中要用事实说话,但就这一点,双方有着截然不同的观念。

  真实是新闻的第一生命,双方都将新闻的真实性置于重要地位,肯定新闻报道客观公正的原则,但在表现手法上中西新闻有很大的差异。中国人善于从整体来看待问题,抓事物的总体特征,新闻报道更多的是关注事件整体概貌而非事实细节的真实,中国的新闻传播对待新闻事实时有“整体真实”和“本质真实”之说,也就是说,新闻的真实性不能只满足于事实层面的真实,而要站在一定的立场上去探究事实背后意义的真实,也就是本质真实,从更广阔的视角去考察事实、挖掘事实的内涵和意义,这也体现了中国新闻善于把握事物总体特征的文化传统。中国新闻传播注重的是“事实背后的真相”,“用事实说话”,中国强调的是“说话”,而西方国家注重的是事实,强调事实的客观性。西方新闻报道经常将真实性与客观性联系起来考察,从1833年本杰明?戴创办《太阳报》时在其出版宗旨里表达的“刊载每天所有的新闻”的态度,第一次明确了新闻在报纸出版过程中的优先性地位之后。从此,以事实报道为核心,西方传媒在长期新闻实践中形成了一整套专业主义的新闻报道观念。西方传媒强调记者在新闻报道中对事实细节的准确观察和描述,要求站在客观中性的立场。

  中国新闻传媒在“用事实说话”时,与西方所持的客观中立的态度不同,在中国的新闻报道观念中,“事实”只不过是“说话”的一种手段或方式,用事实说话,它所表达的是一种无形的意见和观点。新闻报道大都是在对客观事实的选择和叙述上,渗入了新闻发布者的思想观念,把无形的意见寓于客观事实的报道中,受众在接受事实报道的同时,也于无形之中接受了报道者的意见和观点。借用“事实”来“说话”,意见先于事实,事实被意见选择,这也体现了我国新闻传播工作历来的“喉舌论”功能,新闻传播是我国党和政府、人民的耳目喉舌。

  新闻写作是一个思维的运作过程,由于受到的文化传统影响不同,一个记者的认知结构决定了他思维方式的不同,导致新闻作品写作特征的不同。中国文化重人,西方文化重物;中国文化重道德和艺术,西方文化重科学和宗教;中国文化重人伦,西方文化重个人自由;中国文化重统绪,西方文化重分殊。中国新闻在人物写作上,中国记者重在以人物内在的思想、感情、心理去表现人物,旨在告诉读者人物有什么意义,达到群体精神的代表高度。而西方记者重在从人物外在的动作、服饰、语言等去刻画人物灵魂,旨在告诉读者人物是怎样的一个人,这是一种个性的张扬。

  中国的人物报道都是以一种时代精神作为把握人物的起点和终点,笔下的人物散发着浓郁的时代气息。刻画人物,着重从心理、情感角度入手,并借助大量抒情细节,展现一种精神的风采。穆青在谈到人物通讯写作时说:“这种和英雄人物思想感情上的息息相通,水乳交融,有时是掺着血和泪的。它往往产生一种无论如何都抑制不住的冲动和激情,这是一种巨大的力量,甚至简直是一种魔力。”①在中国记者众多的人物报道中,可以强烈而分明地感受到记者情感的涌动。如焦裕禄、孔繁森等人物,在中国新闻史上矗立起一座座精神的丰碑。

  西方的人物报道,往往塑造出一个鲜明的个性形象,以个性作为把握人物的起点和终点,以细节、冲突、动作来表现人物性格。美联社名记者雷尔迈?莫林说:“你要收集有关细节,如面部表现、音调、姿势等。”②另一位名记者马列根也说过:“要有戏剧性!要有戏剧性!”③基于这种心理,西方记者在对采访对象的表述中,常常让人感觉不到叙述者的主观存在。采访者的主体意识、情感,似乎都融化在了被采访者的一举一动之中,而那些“一举一动”也能够扣人心弦。这不但在《“老报童”罗伊去世了》、《访基辛格》等名篇中,而且在中国社会报道《四川的说书艺人》、《访荣毅仁》等篇章中都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  中国的写作文体分类严密琐细,各种的选材方式、结构、语言、风格都有明确界定,要求记者写作必须合乎文体规范,否则就是不伦不类。照此规则,我们确实在几十年的新闻实践中产生过许多好稿,如一度流行的“新华体”,以它的简洁、准确、朴实、完整而著称。但同时,由于中国新闻在写作上各类文体界限太清,消息就是消息,通讯就是通讯,特写就是特写,逐渐形成了人人竞相仿效,单一呆板的局面。而西方的新闻写作相对而言在文体的分类上,比较宽松而广泛,各种文体之间交融流通,不拘一格,在文体探索上锐意求新,不受陈规束缚。美联社名记者索尔?佩特说:“我所能想到的关于写作的规则,没有一项我没有打破过,甚至于对我自己的规则也是这样。关于写作,没有什么万无一失的指南,除了我上面刚刚说的一条。”①中西新闻写作话语体系的表述呈现出不同的轨迹,这与其历史沿革,中西新闻产生的政治背景及经济基础迥异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

  中国新闻写作与西方新闻写作不同,主要体现在新闻传播的立意和选材的差异上。

  新闻写作,不但要以新闻事实去反映社会生活的各种动态和丰富内容,还要通过事实表达自己的思想和见解。发光蛋白:一种能照亮人体内部器,一条新闻所隐含的中心思想和意义,或者一篇新闻报道所要说明的问题,就是新闻的主题,提炼主题的过程,就是立意。

  中西方基于不同的政治制度、社会体制、文化背景,新闻立意角度自然有着明显的区别:

  中国的新闻事业是社会主义新闻体制,维护的是社会主义制度下党、国家和人民的利益,中国媒体一向将“国”放在第一位,国富民强、国计民生是我们报道的重点。中国记者习惯用“正面报道”的角度立意,将是否有利于“团结稳定鼓动”作为衡量立意角度是否正确的标准。

  西方新闻媒体是维护资本主义制度,维护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的工具。在人文精神的传统下,西方媒体以个体为视角,聚焦于个体的生存状态,高喊“维护人权”的口号。西方社会物质生产的发展,给西方人带来物质享受的同时,也给她们带来了生存、安全的威胁以及深重的危机感。在发达的西方物质社会外表下,人的生存状态、生存环境、死亡的威胁,成为记者敏感和关注的焦点之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