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国汉字输入大赛”蓄势待发
来源:http://www.jrsyrhzl.com 责任编辑:w66利来国际 更新日期:2018-11-21 19:12

  30多年前,面对以英文为语言设计的电脑键盘,汉字输入困难成为了电脑在中国普及的最大障碍。正当很多人宣称电脑是汉字的“掘墓人”时,1983年8月28日,王永民发明的《二十六键五笔字型汉字编码方案》改变了这一现状,创造了计算机汉字输入技术的奇迹。随后的9月27日,《光明日报》头版头条报道了这一重大发明。时值王码五笔字型发明30周年,光明网记者采访了王码五笔字型发明人、中国发明协会副理事长王永民,与大家共同分享“王码”30年来走过的心路历程。

  光明网:如何让汉字进入电脑曾经是个世界性的难题,很多人都投入到这方面的研究中。能简单介绍一下当时的研究情况吗?

  第一,既然外国人打字一个字母一个键,那么中国人打字一个汉字一个键不就行了吗?于是,有人做了一个大的整字键盘,一个字对应一个键,结果设备庞大、效率低下,而且记不住字的位置。可以想象,一个键盘有办公桌这么大,而且上面摆了2000多个字,如果要用几万字该怎么办呢?难道还要把另外一块板摆上来?

  有人将整字大键盘加以改进,于是出现了第二代主辅键盘。主键盘上有几百个键,一个键负责9个字,当你需要某个字时,就把这个键点一下,然后再根据位置将其挑选出来,从而实现汉字输入电脑的问题。即使这样,设备仍然非常庞大且输入效率低下。

  后来,北京大学研制出有256个键的中键盘,可谓一大进步。其原理是把所有组成汉字的部件都摆到这256个键上来,这样,一个键盘就能够组合出所有的汉字。在这个方案中,键盘设备变小了,效率也提高了,但是仍然很难记住汉字部件的具体位置,操作起来比较麻烦,而且同样用的是专用键盘而非标准键盘。

  我从1978年开始研究通过拆分来输入汉字的方法,即字形分解法。1982年,我研究出一个拥有62个键并能够组合出7000多个汉字的键盘,在河南省南阳市得了科技发明一等奖。但是,我们中国人要输入汉字,必须另外做一个东西吗?能不能就用原装的键盘呢?经过科学的研究分析,我最终发明出使用计算机原有键盘的五笔字型形码键盘。

  总之,我们中国人不需要再为汉字输入专门做一个大而笨、价格很高的键盘了,应该说这具有跨时代的意义。

  第一个叫规律性原理。拆选汉字时,我们要优选汉字的有效部件,并把它们合理地摆在标准键盘上。具体做法是:将25个键分成5区5位,每个区有5个键,其中以“横”开头的汉字由第一区负责,以“竖”开头的摆在第二区,以“撇”开头的摆在第三区,以“点”开头的摆在第四区,以“拐弯”开头的放在第五区。此时,这个键盘就像元素周期表一样井井有条、便于学习使用了。

  第二个原理叫相容性原理。举个例子:为了打模范的“模”,我们一共需要敲击4下键盘,但是每个键上的字根非常多,其排列组合的可能性是3888个,为什么偏偏是你想要的这个“模”字呢?如何让多个字根组合在一个键上而且内部和谐、一致对外,最大的诀窍就在于此。

  第三个是协调性原理。用手指操作键盘时,你想到有哪些字根,并要根据手指的功能去分配任务,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。因此,所谓协调,是指每个手指需要承担的任务要跟其功能特点相匹配。

  我认为,一个真正好的、科学的、实用的输入法,必须在规律性、相容性和协调性这三个方面同时达到最佳值。

  光明网:您认为,要避免提笔忘字的现象,就要把形码纳入中小学的教育中去。为什么这样提议?

  王永民:几年前,我与一位同仁合写了一篇关于警觉拼音输入引起汉字消逝的文章,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。拼音输入怎么能给汉字造成坏的影响呢?但是,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,现在的中小学教育是拼音独大,没有人教用字形来输入汉字的形码方法。大家都用拼音,就脱离了汉字,所以越来越多的人提笔忘记甚至不会写汉字了,这需要引起大家的高度重视。

  我认为,只有用科学的方法找出汉字最有效的组成部分,然后将其归纳到一个键盘上来,实现科学的形码设计,汉字才有出路。如果继续靠拼音输入下去,我们就会一天天地疏远汉字的字形,最终,汉字文化的传承会很成问题,更别提让中国的文化走向世界、发扬光大了。因此,我呼吁大家共同来研究科学实用的形码,共同推动汉字形码的发展,让它及早纳入中小学教育。(记者张蕾整理)

  “书写的文明传递,民族的未雨绸缪”――这是中央电视台推出的《中国汉字听写大会》节目的宣传口号。而此前,一档名为《汉字英雄》的文化综艺节目也在河南卫视热播。这些节目在全社会掀起一场“汉字风暴”,让人们得以重新检视自己对汉字的掌握程度,欣赏汉字之美,体味汉字之韵。

  事实上,汉字听写比赛高收视率的背后,是国人汉字手写能力普遍下降的严峻现实。伴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,键盘输入替代书写,网络用语渐成风尚――在告别“铅与火”的同时,我们逐渐失去很多与汉字“亲密接触”的机会,很多人变成了“键盘手”,患上了“失写症”,“汉字危机”成为一个令人忧心的文化现象。那么,汉字信息化与汉字文化传承二者是否相悖?汉字文化应如何借助信息化的力量创新和发展?

  零点指标数据针对京、沪、穗等12个城市进行了“中国人书法”系列调查,结果显示:有94.1%的受访者都曾提笔忘字,其中26.8%的人经常出现该情况;除此之外,很多人经常写错别字或者写字越来越难看,甚至惧怕手写。难道,传承了几千年的汉字正面临严重的“荒漠化”危机?

  北京语言大学党委书记、原国家语委副主任李宇明并不认同“汉字危机”的说法。他表示,“危机”应该是指有衰退甚至消亡的危险,一种文字有没有危机,要看使用这种文字的人群有无灭亡危机,是否要放弃自己的文字;要看文字能否继续很好地发挥记录语言的功能,能否适应现代的制字和用字技术。“从这四种因素来看,汉字没有多大的危机――即便有危机,也没有到严重困难的关头。”

  李宇明认为,电脑输入技术的广泛应用的确减少了人们写字的机会,有可能加剧提笔忘字现象;不过,信息化也增加了用字机会,人们的认字量在迅速扩大。至于电脑技术和信息化是否为“提笔忘字”的根本原因,它们对人们写字的影响程度究竟有多大,当前还没有这方面的研究数据。“另外,提笔忘字也不排除心理原因,汉字系统有许多形近字,也是造成提笔忘字的一个原因,比如‘巳、已、己’‘戊、戌、戎’和‘戈、弋’等。相信在电脑产生之前,人们也有提笔忘字的现象。”李宇明强调。

  《通用规范汉字表》研制组组长、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宁认为,把提笔忘字归咎于电脑技术,在逻辑上行不通。“人们应当检讨精神追求的失落、文化素养的降低,以及对母语和汉字缺乏敬畏之心,没有爱惜之情――这是在基础教育阶段没有培养成写字的爱好和习惯,而不能怪罪于人类用智慧发明出来的电脑。”她表示:“我们可以探讨汉字手写机会少了,很多人特别是青少年写字水平下降这个问题如何解决,不过,没有必要把这种现象夸大为‘汉字危机’。”

  虽然认为“汉字危机来临”的说法并不准确,但李宇明指出,对汉字有危机意识不是坏事。“汉字是中华文化的瑰宝,是中华民族的文化根基,是中华民族须臾不能离开的信息载体。我们要敬惜、珍爱汉字,并不断地完善它,熟练地掌握它,科学地运用它。”

  回顾历史,信息化逐一解决了汉字的输入、印刷排版、公众文字通讯与网站交流几大问题。王宁认为,信息化不但使汉字的保存有了更为宽广的空间,还让用汉字书写的浩如烟海的典籍不致损坏流失,并令汉字的传播速度和信度大大提高。李宇明也认为,信息化将古今汉字(楷书、小篆、六国文字、钟鼎文、甲骨文等)以及记录文化的一些重要符号(古代曲谱符号、算筹符号、汉字合成符号等)进行整理编码,并在计算机中加以应用,这是信息化对汉字文化传承的一大重要贡献。

  然而,时至今日,互联网似乎已经成为古老汉字的一道“门槛”,汉字文化传承正面临全新的挑战。对此,李宇明表示,汉字必须适应信息化。“如果汉字不能适应信息化,它就真的会有大危机了。”

  此前,有人用“缺氧”来形容今天汉字的处境。那么,汉字该如何“吸氧”以重获生机呢?李宇明认为,大力发展汉字信息化,才是从根本上帮助汉字。“因此,我们需要研究信息化对汉字和汉字使用者提出了什么新要求,以及为汉字提供了哪些新的发展机遇。”

  北京信息产业协会秘书长徐祖哲表示,技术进步应当带来文化的进步,对数千年的汉字也应当进行相应标准的变革。“中文信息处理技术和互联网的迅速发展要求汉语言文学有更科学的‘规范’,使人们能够掌握汉字的信息化技能,规范汉字应用。”他指出,各部门应提升汉字的表达、利用和管理能力。“不对人名进行管理,身份证会重码;不规范运用地名,会影响地理位置信息的理解;同理,新的事物和概念出现后,没有相应的中文命名,这也是汉字使用不规范(例如报纸标题出现拉丁字符)的原因。”

  由于众多信息是利用互联网传播的,因此王宁认为,汉字问题会直接影响汉语信息向全世界传播的速度与信度。“信息化使过去的汉字规范不能满足社会的需要,制定新的规范成为刻不容缓的任务。”她举例说:“如果采用了一个计算机字库里没有的字,报名、取钱、发报、贷款、登机等都难以办成。在这种形势下,原有的规范已经不能满足高科技传播手段的需要,尽快出台新的规范汉字表迫在眉睫。”

  汉字起源于象形,笔的产生使这些表意的符号变成了笔画汉字,而信息化的来临又让汉字书写历史迎来“换笔”时代。如何让信息化与文字传承更好地“互融共生”呢?

  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微电子技术专家许居衍认为,形码输入法对汉字的传承具有重要作用。他表示,“汉字走拼音化的道路”已经在年轻一代中形成了思维定式,人们越来越多地使用拼音输入法,不仅写字的机会减少了,连汉字的构造都记不住。“‘形码’是依形编码,输入时就相当于直接输入汉字,会写就会输入,会输入就会写。通过这种方式,人们就不会忘掉汉字的笔画和结构,这才是传承汉字文化的上上之策。”他建议将形码输入法纳入到全国中小学教育中,从小抓起,正视当前社会上“拼音输入”的误区和副作用。

  徐祖哲则一再强调信息化时代改革规范汉字部件的重要性。“化学的元素周期表有元素结构、排序规则、称谓、代码等等,使化学成为有方程式的精确化学;而我们的汉字发展还停留在农牧时期的‘面授’阶段,这对于网络时代是不适应的。”

  “正式的由笔画组成的具有组配汉字功能的构字单位,简称‘部件’。汉字现有560个部件,很多硕士博士都背不下来,又如何向普通大众推广?因此,应打造出一套适合对外教学也适合公众在电脑上使用、立足于形的汉字规范。”徐祖哲预计,今后人们在输入汉字时,语法、词汇等相关内容都能够通过机器自动提取、辅助产生,“强大的大数据、云计算与显示技术等会将语言文字提高到一个全新水平”。

  既然众多业内专家都认为,信息化不是汉字文化传承的“桎梏”,而是一对“翅膀”,那么在日新月异的互联网时代,我们要将汉字发扬光大、继承创新,就必须善于借助信息化的“羽翼”之力。

  “我们既要满腔热情地保护、传承汉字,也要科学地思考问题;不能走向信息化的反面,也不能阻碍汉字信息化的发展。我们现在最大的任务是抢占汉字信息化的制高点,让汉字在信息化环境下更方便地应用,并获取信息化的话语权与语言红利”,李宇明郑重地表示。(记者 朱 越 战 钊)

  由光明日报社、中国发明协会共同发起的首届“全国汉字输入大赛”自2013年7月6日启动以来,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。目前,报名参赛的个人选手有2147人,团队有53个(4人组成1个团队);组委会办公室接到有关赛事咨询的电线封。光明网正在紧张有序地组织全国范围内的新闻网站单位报名,大赛办公室也在为分数计算、成绩提交、名次排列、题库增改、复赛准备等工作做最后的软件调试和文本准备。

  全国汉字输入大赛分为团体赛和个人赛,不限输入法、不限打字水平、不限参赛者身份,赛程包括海选、初赛与决赛三个阶段。最终,50名团体成绩最优者和50名个人成绩最优者年底将汇聚河南信阳,角逐总决赛。(记者 张娟)

  我们常用“汗牛充栋”来形容体量庞大、一般人不容易获得的古籍;现在,连《四库全书》都有了电子版本,查阅起来非常方便,而且对于保存、更新非常有利。可见,信息化时代的文字记录方式对于汉字文化的传承,是利大于弊。

  由于长期使用电脑,许多人只能大致记住汉字的形状,却无法正确书写汉字的具体部首和结构。因此,在享受数字化便利的同时,我们也不能忽视传统的汉字书写。我们在接触电脑前已经学过汉字,所以感觉用键盘敲出字符很方便;但是请设想一下,如果换作一个从未学过汉字的人呢?即使他学会了敲键盘,对于打出的汉字还是无法识别。故学习汉字的书写和使用这个基础环节不可或缺。

  对于汉字所承载的文化内涵,可以从两方面来理解:一是通过记录语言传承文化;二是直接传达文化信息,即从汉字本身折射出文化现象。前者是汉字最重要的功能;后者则属于附加功能。当然,汉字以外的文字也有通过记录语言传承文化的功能,只是汉字更独特一些,因为在最古老的几种意音文字中(还有埃及圣书写、美索不达米亚的楔形文字、古印度文字),汉字是唯一在今天还在使用的。此外,汉字的结构中保留着表义符号,本身就能传达许多文化信息,特别是古汉字。以“{{news.title}}

下一篇:没有了